|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未完成

高瓴為何“不可復制”

2020-08-04 17:21 | 作者: 李碧雯,馬吉英

高瓴在大的賽道敢于落子,賽道上下游都會去布局。“他們就像一支已經計劃好的軍隊一樣在行動,深入而有體系。”

文_李碧雯   編輯_馬吉英

高瓴正成為資本和產業界都無法忽視的存在。

北京時間7月25日凌晨,新造車公司理想汽車更新的赴美上市招股書顯示,高瓴將在本次理想汽車IPO公開發行中認購3億美元,按照9美元的IPO發行價區間中間價計算,高瓴將認購3333萬股ADS,占本次理想汽車IPO公開發行股份的35.1%。而在7月20日,另一家新造車公司小鵬汽車宣布完成由Aspex、Coatue、高瓴和紅杉中國等投資機構參與的C+輪融資,融資金額近5億美元。高瓴還曾是蔚來的投資方,但目前已清空蔚來股份。

7月17日,一紙公告引爆了電池行業和資本界。當日晚間,寧德時代發布非公開發行股票發行情況報告書,該公司此次發行股份數量1.22億股,募集資金總額197億元,其中高瓴認購100億元。這被視為高瓴重倉新能源領域的一大力作。

7月13日,百濟神州(納斯達克代碼:BGNE;香港聯交所代碼:06160)宣布向特定現有投資者以注冊直接發行的方式發行145,838,979股,每股普通股以14.2308美元的購買價出售,相當于每股ADS 185美元,發行總收入約為20.8億美元,扣除發行費用后的凈收入為20.7億美元。

作為百濟神州唯一的全程投資機構,高瓴認購了其中不低于10億美元的份額。這將是全球生物醫藥歷史上最大的一筆股權投資。

高瓴合伙人、聯席首席投資官易諾青告訴《中國企業家》,“這是高瓴連續第八次投資百濟神州,最吸引我們的是,百濟神州是一家有靈魂的企業,從創立的第一天起就堅持做最好的科學和最高質量的創新藥,研發上只做全球最優或最新。通過對百濟神州這樣本土創新領先企業的長期支持,我們希望能夠助力中國創新藥企業高質量發展,登上世界一流制藥舞臺。”

百濟神州創始人、首席執行官歐雷強(John V Oyler)告訴《中國企業家》:“高瓴全力支持百濟神州實現推進生物制藥行業革新的夢想,助力百濟神州在全球醫藥產業前沿與國際巨頭競爭,這種機構投資者對創新型新興企業的支持,在全球生物制藥史上絕無僅有。”

如果仔細剖析高瓴創始人、CEO張磊在關鍵時刻的決策,會發現他并不是傳統意義上的投資人。他身上有在一般投資人身上少見的叛逆和創新。

對金融從業者而言,創新往往意味著風險。一些投資者認為張磊在干一件超出能力邊界的事情,而這聽上去很危險。

但不得不承認的是,在發現價值上,張磊及其領導的高瓴在過去取得了不錯的回報。京東、騰訊的投資奠定了高瓴的行業地位,良品鋪子、公牛電器以及馬上要上市的家用清潔護理品牌藍月亮背后皆有高瓴的身影。投資并再造百麗、參與格力混改,則凸顯了高瓴對傳統產業價值的深刻認識。

但是張磊想做的不止于發現價值。在今年6月高禮價值投資研究院的一次在線公開課上,張磊直言,傳統的價值投資永遠都有存在的空間和道理,但這個世界是不斷發展變化的,高瓴想做的不僅僅是發現價值,而且想要賺創造價值的錢。

值得關注的是,自2014年涉足一級市場醫療領域后,高瓴正迎來豐收季。

6月29日,高瓴投資的三家醫藥公司海吉亞、康基醫療、甘李藥業分別在港股、A股上市。迄今為止,高瓴在生物醫藥、醫療器械、醫療服務、醫藥零售等領域累計投資了160多家企業,其中中國企業超過100家,總投資金額超過1200億元人民幣,投資企業總市值超過2.5萬億元。

據《2020胡潤中國百強大健康民營企業》統計,目前國內市值排名前十的民營醫藥公司,高瓴投資了7家。

二級市場甚至誕生了“高瓴概念股”。

“最恐怖的是,市場上已經有高瓴買什么漲什么的勢頭了。”一位醫藥領域投資人感嘆。

而負責整個高瓴醫藥和醫療投資的正是易諾青,他自高瓴成立之時便加入,也在今年年初被任命為聯席首席投資官,同時也是高瓴創投生物醫藥及醫療器械負責人。

高瓴最初起家于二級市場,之后逐漸涉及到PE、VC投資。如果說私有化百麗國際這個“超級交易”是外界了解高瓴消費行業投資的一扇窗口,那么在醫療領域全面深入地賦能、運營則向外界系統展現出了高瓴與產業深度綁定的一面。

易諾青將高瓴定義為“創新型產業投資人”。從消費互聯網走出來的高瓴,打算在產業互聯網做個超級連接器,而非旁觀者。

“我們是投資人,但是首先我們是企業家。”張磊不斷向外界強調其作為價值創造者的理念。在布局了十多年的醫藥投資板塊,張磊及其帶領的高瓴正是踐行了這一理念。

從賽道早期切入

高瓴在一級市場的醫藥布局是從百濟神州開始的。

在2014年高瓴投資百濟神州之前,國內醫藥投資人較少,而且更多是將目光集中于仿制藥領域。

百濟神州中國區總經理兼總裁吳曉濱回憶,2013年仿制藥非?;?,仿制藥企業往往能賺得盆滿缽滿,而當時國內做創新藥的產業條件尚不完善,很多人不看好中國做創新藥,因為投資非常大。

“當時很多人覺得做創新藥這個事情第一不靠譜,第二也不緊迫。但其實很多人沒有看到,仿制藥包打天下的時代早晚會終結,只是時間問題。”吳曉濱說。在這樣的背景下,高瓴卻有不同的判斷——中國是14億人口的大國,所有的創新藥都靠進口是不行的。醫藥是個戰略行業,一定要培養自主創新的核心競爭力,搭建具有自主知識產權的研發平臺。

當時國際上PD-1研發已經嶄露頭角,但是在國內PD-1研發還是空白。2013年,張磊就曾帶著國內的幾個企業家去有美國“生物硅谷”之稱的波士頓考察,跟當地實驗室的科學家一起討論新型免疫療法靶點。在頻繁的行業交流中,高瓴對于PD-1/PD-L1這種免疫療法的未來前景更加堅定。

受益于美國JOBS法案,新藥審批速度加快,美國一大批生物科技股公司集中上市,到2014年美股市場掀起了生物科技公司上市潮——有102家生物科技企業在美股上市,是前十年中位值的4倍,是2013年的2倍。二級資本市場的熱度也讓張磊看到了一個正在高速成長的新興產業。

2015年的藥審改革,讓國內創新藥行業逐漸發展起來。更多醫學背景的海歸回國創業,幾年之后成果也漸漸落地。“那個時候(創新藥)確實是一波風口。”一位業內人士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