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人中心 | 退出 | 登陸 | 注冊 |
未完成

字節跳動海外劫:TikTok美國業務或遭全面封殺

2020-08-03 09:27 | 作者: 趙東山,李薇,肖麗

對于字節跳動而言,眼下在海外遭受的打擊,挺過去就是前途無量,挺不過去意味著一場更為艱難的戰爭。而眾多出海創業者,則寄望“帶頭大哥”能為大家趟出一條路來。

文|《中國企業家》記者 趙東山

編輯|李薇

頭圖制作|肖麗

字節跳動海外業務遭致命一擊。

北京時間8月1日,美國??怂股虡I臺在其推特上表示,微軟正在洽談收購TikTok美國業務。道瓊斯更是透露,該交易可能在下周一完成。

不過,隨后美國《國會山報》及俄羅斯衛星通訊社報道,特朗普當地時間7月31日在其專機“空軍一號”上對記者表示,他將禁止TikTok在美國運營?!秶鴷綀蟆贩Q,特朗普此言是在暗指他不會支持美國公司收購TikTok。

對此,字節跳動向《中國企業家》回應:“公司不對謠言或猜測發表評論。我們對TikTok的長期成功充滿信心。”

時針撥回到2年前。

2018年3月,字節跳動創始人張一鳴與清華經管學院院長錢穎一進行過一次對話。

對話的最后,錢穎一問張一鳴:“作為CEO,你在2018年要解決的最關鍵的問題是什么?”張一鳴的回答包含三方面,全球化是其中之一,“對業務來說,希望能夠走向全球化。如果全球化能成功的話,對我們來說是一個里程碑的事情,對中國互聯網企業來說也是標志性的事情。”

在過去的3年多時間里,字節跳動旗下抖音短視頻國際版TikTok風靡全球,成為中國互聯網產品出海的標桿。根據Sensor Tower發布的報告,TikTok從上線至今已在海外獲得超過8億次下載,成為海外下載量第一的移動應用。

如張一鳴所愿,TikTok的成功讓字節跳動這家年輕的公司站在了全球互聯網中心。今年3月,在字節跳動8周年之際,張一鳴宣布自己將退出國內業務的管理,擔任字節跳動全球CEO,花更多時間精力在歐美和其它市場,專注全球化發展。

根據字節跳動官方數據,截至2019年底,字節跳動旗下產品全球月活躍用戶數已經超過15億,業務覆蓋150個國家和地區、75個語種。與此同時,字節跳動的辦公地址也從創業時代的錦秋家園居民樓,遍布到全球30個國家、180多個城市,員工超過6萬人。

然而,TikTok的處境正在變得艱難。

今年6月底,印度政府封禁了以TikTok等59款中國APP;隨后,美國總統特朗普競選團在Facebook及Instagram上投放政治廣告,呼吁封禁TikTok。三天后,美國眾議院通過法案,禁止聯邦雇員在政府設備上使用TikTok。7月,TikTok投資30億英鎊在倫敦設立全球總部的計劃也被叫停。最新的消息是,日本政府也在考慮封禁Tiktok。

《香港經濟日報》報道,字節跳動正研究戰略替代方案,包括可能分拆TikTok為美國公司。但特朗普似乎已經做好對TikTok進行全面封殺的準備。TikTok在多國遭遇封禁風險,字節跳動的全球化正在面臨嚴峻挑戰。


遭嫉妒的優等生

“帶頭大哥。”這是眾多中國出海創業者對字節跳動的一致認可。

“TikTok是中國真正意義上第一款實現全球化的互聯網產品,也是因為它做得太成功,才會被美國當作互聯網的另一個華為。”一位出海企業創始人這樣評價。

今年6月底,印度封禁59款中國APP之后,國內的移動應用開發者們聚集在一起討論下一步應該怎么做。

“大家最后得出的結論是,先看帶頭大哥字節跳動怎么做,字節跳動如果搞定了,我們就按照他的步伐來;它如果搞不定,那我們也估計也很難,白費力氣。”互聯網出海服務平臺揚帆出海創始人劉武華告訴《中國企業家》。

印度和美國是TikTok非常重要的兩個市場,印度是TikTok用戶量最大的市場,而美國是商業化效果最顯著的市場。

Sensor Tower公開的數據顯示,TikTok海外用戶排名第一的市場就是印度,2020年第一季度,TikTok的印度下載量為6.1億次,占全球總下載量的30.3%,超過TikTok美國的1.65億次下載。

雖然印度用戶量最大,但是TikTok的商業化則主要在美國。

Sensor Tower提供的數據顯示,今年6月,抖音及海外版TikTok在全球APP Store和Google Play吸金超過9070萬美元,是去年6月的8.3倍。除去國內的抖音之外,海外營收的主要來源就是美國市場。

TikTok在全球的迅猛發展甚至引起了社交老大Facebook的警惕。

Facebook在2018年年底開發了一款名為Lasso的短視頻APP與TikTok直接競爭,不過目前效果并不顯著。此外,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還對旗下Instagram進行了很多嘗試和改造,最新的消息是Instagram會在8月發表短視頻功能“Reels”,再次與TikTok競爭。

有人認為TikTok當前的處境與扎克伯克不無關系,他們認為扎克伯格站隊美國總統特朗普,一方面為特朗普的總統競選提供幫助,另一方面旁敲側擊地游說特朗普限制TikTok的發展。

彭博社報道,7月29日,蘋果總裁庫克、亞馬遜總裁貝索斯、Google總裁皮柴及扎克伯格在美國國會聽證會共同亮相,通過視頻接受了反壟斷委員會的提問。期間,馬克扎克伯格表示:“我認為有充分的證據證明中國政府盜取了美國公司的技術”。

對此,TikTok新任CEO凱文·梅耶爾(Kevin Mayer)在一份聲明中回應:“讓我們把精力集中在服務于用戶的公平、公開的競爭上,而不是競爭對手對我們的惡意攻擊上,我說的就是Facebook。他們偽裝成愛國主義,想借此讓我們在美國消失。”

事實上,隨著中國企業出海步伐加快,近兩年,除了自身產品能力使得TikTok風靡海外,TikTok聚集起來的流量池也越來越成為中國出海創業者青睞的流量分發系統,并開始在全球流量分發體系中與Google及Facebook搶占一席之地。

“相比Google和Facebook這類典型的西方公司,TikTok相較于中國出海公司來說,更能理解中國公司的需求,適配公司的戰略,更加沒有隔閡。”一位出海企業創始人告訴《中國企業家》。

但是,美國和印度兩個重要的市場受挫,字節跳動不得不想辦法應對。

近日,據英國《金融時報》報道,以風險投資公司泛大西洋投資和紅杉資本為首的投資人,正與美國財政部及其他監管機構討論相關事宜,評估能否收購TikTok多數股權。若收購完成,字節跳動僅將保留Tiktok少部分股權,且無投票權。

字節跳動對此方案不予置評。不過,據小道消息,張一鳴一直在拒絕該提議。畢竟,一旦將TikTok的大部分股權出售,字節跳動的全球化將面臨巨大的不確定性。

“海外的TikTok加上國內的抖音,是可以讓字節跳動在短視頻內容方向的量級上跟微信抗衡的,如果印度和美國市場有所閃失,對字節跳動的全球戰略有重大的影響。”上述出海企業創始人講道。


解決海外合規性問題

其實,從今年開始,張一鳴就一直在嘗試解決TikTok在海外的合規性的問題。

去年11月,美國政府就已經針對字節跳動對該國社交媒體應用musical.ly的收購啟動了國家安全調查。

當時調查的背景是,2017年11月,字節跳動以近10億美元收購musical.ly,隨后將musical.ly并入抖音海外版TikTok,主打中國之外的市場,并在數年之內取得巨大的發展。但當時,字節跳動并未向美國投資并購委員會尋求許可。

隨后,TikTok不斷受到監管和質疑。最近的監管,美國官方給出的解釋是,因最近蘋果手機iOS 14系統中的隱私功能更新,TikTok被發現在后臺調用了用戶的剪貼板數據,一些“專家”認為TikTok會獲取用戶信息,將“威脅美國國家安全”。

其實,今年3月,字節跳動已經停止使用中國的內容審查人員審查TikTok內容。此外,TikTok明確表明美國用戶數據全部存儲在美國本地,并在新加坡提供備份支持。而張一鳴業一直試圖將TikTok變成一家合規的全美國化的公司。

今年5月,張一鳴還挖來前迪士尼高管凱文·梅耶爾擔任TikTok全球CEO兼字節跳動首席運營官。

當時的張一鳴信心滿滿:“字節跳動創立之初,就有服務全球用戶的理想。經過不斷努力和創新,我們的產品正在豐富全球數億人的生活。世界各地的人們都在通過我們的產品獲取信息、發掘靈感、建立聯系、傳遞希望。Kevin的加入,將給我們帶來他在全球業務方面的成功經驗,幫助我們繼續打造世界級的管理團隊。”

凱文·梅耶爾確實有著豐富的商業管理經驗。他在擔任迪士尼消費者與國際業務董事長期間,成功推出迪士尼流媒體服務Disney+,只用了5個月,凱文·梅耶爾就使該服務全球付費訂閱用戶數突破了5000萬,而Netflix用了整整7年才達成這個數字。

與此同時,凱文·梅耶爾也有很強的統籌上下游生態的能力。他在擔任迪士尼高級執行副總裁兼首席戰略官時,負責企業戰略、商務拓展等部門,推動了迪士尼對皮克斯動畫、漫威、盧卡斯影業、21世紀??怂沟氖召?。

今年7月,凱文·梅耶爾在給印度政府的信中寫道:“我可以作證,中國政府從未向我們提出要求,索取印度用戶的TikTok數據,就算中國提出要求,TikTok也不會提供,印度用戶的數據是存儲在新加坡的服務器上。”

隨后,TikTok甚至還公布了其半年度的全球透明報告,披露平臺從2019年7月1日至2019年12月31日收到的世界各地執法機構請求的數量和性質,試圖消除美國對數據安全問題的擔心。

該報告顯示,TikTok在這一時期收到的500份國家或地區當局關于用戶信息的請求中,有一大半來自印度,達到了302份;另有100份來自美國。沒有收到任何來自中國內地或香港地區的用戶信息申請或內容刪除要求。

與此同時,張一鳴一直在組建一支全球化的團隊,尤其是拉攏對政府關系有益的人才。2019年12月,前谷歌資深員工Theo Bertram,出任字節跳動歐洲政府關系與公共政策總監;2020年1月,曾在微軟工作過20多年的前微軟首席知識產權顧問Erich Andersen,出任字節跳動法務副總裁;隨后美國網絡安全專家Roland Cloutier出任TikTok在首席信息安全官。

此外,張一鳴也在改變策略,試圖用在美國能行得通的方式來解決當前面臨的困難。去年11月,TikTok高管曾拒絕出席美國國會舉行的聽證會,但如今,字節跳動聘請大量的前政要說客去政治游說,為自己爭取更多的空間。


可能的出路

TikTok的出路在哪里?

目前,被討論最多的解決方案就是,TikTok作為字節跳動的一部分資產被美國資本收購。但是,涉及到具體細節又有太多的不確定性。

“完全把TikTok與字節跳動分離是一件非常難的事情。”一位中國公司的海外顧問告訴《中國企業家》,“一方面,即使張一鳴保留少數股份,仍有可能被美國政府找茬,認為TikTok就是一家中國公司;另一方面,如果全部被外資收購,等大選過了張一鳴再收購回來,中間又不知道會生出多少變化。此外,字節跳動在AI智能推薦技術、廣告推薦引擎等技術都是根植于TikTok產品中,根本沒法分開。”

《中國企業家》采訪了多位海外創業和投資者,能得出的最佳解決途徑是,TikTok跟美國政府信得過的公司合作,也許是一條不錯的出路。這也是考驗張一鳴和凱文·梅耶爾政治手腕的關鍵時刻。但不容回避的是,中美關系不確定性帶來的商業影響,這已經不是一家企業所能左右的問題。

7月30日又有報道稱,字節跳動的部分投資者對TikTok的收購報價估價為500億美元,出價為TikTok2020年預期營收的50倍。但具體如何發展,仍無定果。

很顯然,印度和美國的政策已經不可避免地給TikTok帶來了損失,但這也說明中國的產品已經能夠走到世界前列,并給國際巨頭帶來一定的市場威脅。

在字節跳動之外,印度政府又在擬定一個包含275款中國APP在內的禁用清單。中國出海創業者人心惶惶,他們不得不時刻關心,在政治因素之下,各國的本土保護政策,對蘋果、谷歌應用商店的影響以及對美元清算系統的限制等等。

出海創業者們雖然堅信,未來長期國際化大趨勢不會變,但是短期必將遭受困苦。“準備投入的肯定已經取消計劃了,而已經投入的只能繼續觀望。”一位出海創業者告訴《中國企業家》,這是他們普遍的心態。

尋求更多的選擇以自我保護也是大多數出海創業者當下最好的策略。

“為了躲避對頭部的打擊,甚至有的公司選擇將產品拆分為不同的產品矩陣,有意識地降低風險。此外,也會盡量找華為、小米、vivo、OPPO等出海的國產手機硬件廠商合作,通過多樣化的流量來源來避免風險。”劉武華告訴《中國企業家》。

眼下,對于字節跳動而言,挺過去就是前途無量,挺不過去就意味著一場更為艱難的戰爭。

“我們都希望它能挺過去,字節跳動海外受到打擊的同時,也幫中國的出海創業者們趟出一條路,比如與當地政府關系的溝通、人才隊伍的搭建、數據隱私方面的合規等等,會為之后的出海創業者省去很多心力。”一位出海企業創始人坦言。

中國企業家木蘭匯

誠摯邀請商界女性領袖加入

在這里,遇見最美的自己??

 

。END 。

制作:崔允琰  校對:張格格  審校:楊倩

  • 分享到: Baidu搜藏 轉貼到開心網 分享到QQ空間

專欄

何振紅

《中國企業家》雜志社社長

馬吉英

《中國企業家》高級記者,關注汽車、...

江苏快3现场开奖